:::
重回村廟與文化再造」引言稿-林美容

「重回村廟與文化再造」引言稿

 

 

林美容|慈濟大學宗教與文化研究所的教授

    中研院民族所的兼任研究員

     

2009.6.7講於台江文化

 

一,          村廟的傳統與現況

村廟是臺灣的寺廟最顯著的一種類型,也是數量最多的一種類型。無論大村、小村,農村、漁村、山村,都有村廟。這個村,是村里的村,村庄的村,村社的村,未必和行政的村里吻合,卻也有一些連帶的關係。

傳統的村廟是村民的信仰中心,通常也位在村庄的中心點,村廟主神是村庄的保護神,村廟的興衰喻示著村庄的興衰,村民也藉著村廟的祭祀活動組織起來,頭家爐主是代表制的祭祀組織,丁口是傳統籌集祭祀費用的組織,轎班會是廟會時為神明抬轎的志願組織,神明會是熱心的會員為了讓神明的祭祀更熱鬧更永續而有的志願性組織,曲館是男性的子弟組織學習北管、南管或九甲等傳統曲藝,以便在廟會時出陣表演(以前還可上台演戲),武館也是村庄的子弟組織,平日練拳習武,廟會時弄獅或排宋江,曲館或武館成員以男性為主,誦經團是神誕或廟會時唱誦經懺的組織,以女性為主。村廟的祭祀活動使得村庄成為一個儀式社群,也可以說是一個儀式共同體。

    村廟是村庄的公共空間,也是村庄公共事務的處理中心,在往昔的農業時代,祭祀活動是村庄最主要的公眾事務,展現村民充分的自治精神,但是除此之外,村庄的治安(如防盜防賊),村民的休閒娛樂,村庄的敬老扶幼,農作與漁獲的處理,市場的商業活動,常常都與村廟脫離不了關係。許多村廟會看到老人們活動的長春俱樂部,小孩子托幼的幼稚園,設在旁邊,村里幹事的辦公室設在廟內或廟旁,村廟與村里活動中心合為一體,在在都顯示村廟是村民眾要的公共生活空間。

    隨然臺灣的許多廟宇越蓋越大,也越富麗堂皇,但是面臨都市化所造成的人口外流,以及遷入本地本庄的外地人口未必認同在庄的神明與廟宇,另外當今臺灣佛教大興,也會排擠民間信仰的人口。而村廟的祭祀活動也有簡化的趨勢,村廟的儀式服務也因傳統的儀式專家乩童的式微,而偏向安光明燈或安太歲的信眾服務方式。村廟作為傳統公共生活空間的功能依舊,但是隨著現代人村庄意識的薄弱,也有弱化的趨勢。

 

二,          重回村廟的意義

        因此,重回村廟在當下的臺灣具有普遍的意義,重回村廟可以讓人們憶起村廟的傳統價值,村廟的歷史意義,村廟所象徵的村民一體的連結,村廟對於傳統藝文的推升作用,村庄是漢人社會在家庭的單位之上最重要與最立即的社會單位,是每個人在血緣的親屬認同之外,最直接與最密切的地方認同的起始。如果村里社區重要,村廟就鐵定重要。在全球化的大趨勢下,如何涵養在地的文化特色,就是保存我們民族的文化命脈最重要的課題。

 

三,          基層文化再造可行的方向

        我不是社區營造的專家,但是我深知傳統的村廟在營造社區生活的文化設計其精妙所在。它與漢人的宇宙觀脫離不了關係,它與漢文化根深蒂固的里社觀念與組織密不可分,它與漢文化在歷經不同的朝代,仍能維持民間文化的生機與自主性,更是關鍵所在。村廟意味著今人與古人之文化傳承的精神聯繫,先人們開基庄社,創建村廟,村廟與村庄的歷史記憶是二而一的並存,村廟象徵集體性與群體性的文化生命。其豐富的象徵資本與文化資本,我們如何可能棄而不用呢?以下幾點如何在村廟的基礎上進行基層文化再造的課題,請大家思考:

      A, 村廟能否扮演整合在地人與外地人的作用,以增強外地人的在地認同?

      B. 沒有村廟的現代社區如何讓它產生類似村廟的社會凝結力?

      C. 村廟組織與活動如何與文史工作團體互相支援與配合?

      D. 傳統的頭人制有否可能再生?子弟精神如何再造?

      E, 村庄有什麼重要而亟待解決的問題,而村廟可以在此發揮作用?


:::

台灣即時空氣質量指數(AQI)

Tainan的即時空氣品質
2020年07月17日 01時09分
30
空氣質量令人滿意,基本無空氣污染
各類人群可正常活動

書籍目錄

展開 | 闔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