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江流域與信仰,化苦難為守護力量

吳茂成、林淑惠、陳明芬、謝美玲、許霹獻
施文龍、吳芝萱、陳文財、王俊雄、羅士哲/台江民俗文化班匠生

 

一、台江流域與信仰踏查的方法
踏尋台江流域與信仰,我們走進台江這塊坔土、菅埔地,重新看見台江先民如何在水難中、海埔地,搭寮起廟、建庄結社的故事。
社大台江分校致力於打開學習者的生活經驗,發展抽象思維能力,台江民俗文化班在多年的田野學習之中,以發現與整理台江民俗文化為目標,一步一步陪伴在地學習者,從田野調查、從台江民俗文化的神話、生命故事,看見自己與先民的生活世界。
台江流域與信仰,這門課程企圖在台江流域的田野中,運用田野觀察學,觀察信仰與流域環境關係,從自然環境特色去觀察信仰文化、台江庄社家族發展的源起。例如,海城隍、海聖宮、安樂王廟皆座向西南,塔樓萬善祠、溪心寮萬姓將軍廟皆座向西北,與台江流域內的河川走向大多一致。
除了田野觀察之外,我們也採訪鄉人耆老,進行口述歷史,聆聽台江流域與信仰的多元神話故事,這些多元故事,突顯出台江先民,在二次移民過程中,面對海埔地水患連連的多變不安環境的拓墾史實,民俗文化調查工作,不追求最最老最…正統…這種單一的故事,我們企圖從多元的信仰神話故事,看見台江先民拓墾的生活情境,了解台江流域信仰的變遷,這些信仰神話故事很精彩,從狗變成萬仙爺,也很感人,老長年救囡仔工,遇水難成神,這些故事,也透露出台江先民的信仰哲學。
進行台江流域信仰的調查,我們更發現信仰與產業的關係,在海尾流域小廟,大多是做塭人祭祀,海尾以東的小廟,則是做穡人在拜,這些流域小廟多位於二、三村的生產空間交界帶,因此,信眾也多是二到三村的鄉親來拜,形成流域信仰圈,流域信仰圈具有跨村落、跨祭祀圈的信仰特色。
此外,我們也發現報導人也會把信仰的秘密,轉化成某種象徵語言或故事,把社會共同畏懼的經歷部分,轉化成正面的、善的信仰,化苦難為守護力量,透某種信仰儀式去轉化,例如由大廟主神出面處理,或是去天公廟請旨,獲得某種神格,起建小廟奉祀,從災難的社會記憶中,轉化為善的信仰力量,守護做塭、做穡人的力量。
回觀台灣傳統信仰歷史,村廟即是村落的共同體展現,值此二十一世紀,宗教信仰的日益資本化與新聞化、觀光化取向,傳統信仰、村廟也日益被異化。因此,社大台江分校、海尾朝皇宮致力推動《大廟興學》,透過在地學習、學習在地、公民參與的精神,企圖回到信仰的本質,反思也創新信仰與社會參與、公民學習的可能性,重新看見在地大廟、傳統信仰文化的風景。

二、台江流域信仰的分布與分類
台江民俗文化班在2014年上、下學期,以「台江流域與信仰」為調查研究主題,實地踏查台江曾文溪舊河道、海尾港、嘉南大圳(古直加圳)、鹽水溪、六塊寮溪等台江流域的十幾處小廟,採訪耆老、踏查流域地理與信仰關係,大抵可分為三類:
(一)人死成神,因救人或遇水難成神,大多位於海尾寮,鹽水溪與嘉南大圳共構的台江兩河流域沖積扇上的魚塭區。
海尾慈聖宮,主祀護安元帥。位於海尾寮溪仔墘「五分仔」魚塭區,今日國安街文賢市場南側,緊鄰鹽水溪,原為大片魚塭,現已成安南區最繁榮的商圈。護安元帥生前是五分子魚塭的老長年,相傳老長年因搶救擋水門,遇水難成神。
溪仔墘海城隍廟:主祀海城隍,位於海尾寮溪仔墘,鹽水溪與嘉南大圳沖積的塭地上,相傳老長年因救落水的囡仔工而溺斃,受鄰近做塭人的敬仰奉祀。
海尾港車流前鎮海宮:主祀海城隍,位於海尾港(海尾寮排水線)與濱海公路交界處,供奉鎮海城隍,有一說是被謀財害命,死後成神,平時由附近做塭人祭拜。

海尾園淵海佛祖:位於海尾園後,海尾與本淵寮排水線沖積處,主祀淵海佛祖,相傳有一林姓姑娘,因遇水災,坐摔桶(摔稻穀工具)漂流到海尾寮和本淵寮的交界處,遇水難成神,後由海尾、本淵寮兩村人輪流值年祭拜。
(二)地方神靈傳奇:往往是村落某地發生靈異事情,大多是人走過沒有拜拜,就被捉弄、或是牛車經過,牛不吃草、耳朵冷冷的…經詢問村廟主神,最後指示因經過之地有某某神靈,只要燒金拜拜,拜過之後就無事了。最後由大廟主神作主建祠祭拜,多已不知信仰神話故事來源。
新寮萬姓同軍:此地鄰近曾文溪舊河道(新吉農場),廟旁有水圳經過,地方耆老相傳,日本時代人們就常牽牛在這裡工作,以前只是一處墳墓,是用蔗皮或茅草搭蓋起來的草寮,大家一開始,只是用雙掌拜拜,草寮內供奉七位大爺的木牌神主,上頭寫著七位大爺的生日,信眾大多是新寮、溪心寮與十二佃附近的農人。

溪心寮萬姓將軍:位於本淵寮排水線、西總大排上游,俗稱萬姓將軍廟,旁有水圳流經,位於海尾與溪心寮交界地帶,地方耆老估計萬姓將軍廟,約有百年,相傳早期農民駕乘牛車途經該地,沒有拜拜的話,去程可能沒事,回程時,即會遭受神靈作弄,發生不順遂的事情,例牛隻生病,或是牛腳一跛一跛,影響到農民耕作、生計,先民向溪心寮境主大道公請示後,由大道公出面處理之後,搭建草寮奉祀萬姓將軍,現貌是在民國80年建成,2012年,境主廟保安宮,大道公出巡遶境後指示,再添購金爐。
總頭寮萬聖公:位於南總頭寮塜地,鄰近六塊寮溪附近的農地,地方耆老估計此廟存在至少有一百多年了,早期是一些無主的骨頭集中存放的地方。
總頭寮安樂王公:位於溪心寮與總頭寮交界地帶,旁有海尾寮排水線,此地亦有靈異事情,大約是在三、四十年前,才由總頭寮興安宮大道公作主,興建廟宇供奉安樂王,香爐上刻有總頭寮與什三佃的庄名。
草湖寮蔡府元帥:位於草湖寮魚塭區,鄰近嘉南大圳,草湖寮大廟代天宮在庚午年建醮時,李府千歲降駕指示,在這裡有蔡府元帥等三尊元帥在這裡,建小廟奉祀,在王爺生日,由爐主負責祭祀,這裡以前屬於代天宮北營,以前做塭人在賞兵時,就有人在祭祀。
陳卿寮吳府元帥:吳府千歲廟原本祭拜的是吳府元帥,位於陳卿寮村內的草寮,因庄內時有異事,就將其遷至今安中路、北安路口西南側的草寮,現今廟貌已是第三次改建,現位於安中路內側的漁塭區。吳元帥有一則傳說是:很久以前有一位人稱澎湖程的法師,法術高強,曾囑同行的人閉上眼睛,無論發生任何事情都不可張眼,在草蓆四個角落貼上符咒,作法以草蓆渡海到澎湖。而吳元帥是否即澎湖程,或者是後來澎湖程以吳元帥的草寮為修行之地,受訪的耆老也都語焉不詳。1961年,在關帝爺指示及當時的安寶堂主持蘇天謝先生主持下,原址墊高重建而成現貌。當時許多的陳卿寮和南路寮居民,每在年節時都會準備簡單的祭品來祭拜。80年代大家樂風行時,也有許多人到此求明牌都未果,有一次吳元帥降駕指示,祂不出牌支,漸漸的就沒有人來問牌了。
海尾海聖宮:位於海尾寮魚塭區,鄰近嘉南大圳,主祀海中聖人,為附近魚塭經營者陳國忠先生先人所供奉,陳先生表示,先人到南洋工作時,海中聖人的元神,遂與先人一起回台灣,建廟之後,才雕刻金身供奉。

(三)六合彩的多元信仰
塔樓仔萬善祠:位於海尾寮魚塭區,此地為昔日鹽水溪、嘉南大圳沖積的河口三角洲,今屬台江國家公園範圍,附近做塭人稱這裡為「海仔」或「塔樓仔」,「塔樓仔」之名乃是日治時期台南救濟院首任院長林叔桓來此招佃墾塭時,搭建一棟二層樓房而得名。萬善祠主祀因擅闖魚塭被鞭打致死的犬靈「萬仙爺」,小祠為「三片仔」建築式樣,樣式簡陋,昔日內奉一尊犬形金身,不過,金身早已失竊,目前只有牆上大理石牌鐫刻「萬仙爺」三字而已,六合彩興盛之時,吸引許多人前來求明牌,小祠右前方有一小營厝,供奉斷臂日本將軍「土巡者」,來自鄭仔寮小北魚塭區,後方有一小祠,安奉玉井某玄天上帝坐騎「黑虎將軍」,這尊神明亦是求明牌者攜來,加上配祀於萬善祠內的「黃姑娘」及「土地公」,形成一個多重信仰的空間,可惜神像均已遭竊流失。

三、我們的發現
在台灣民間,除了媽祖、大道公、清水祖師等從原鄉帶來的守護神,以及田頭田尾的土地公之外,令人又敬又畏的「有應公」,也是相當普遍又特殊的信仰。台江流域有應公的形成因素包括:水難、械鬥、戰爭、被害或自戕......等,這些死於非命的遊魂,有些是單一,有些是集體罹難,因無人祭祀,而以作祟、託夢或顯化等事蹟引起鄉人注意。
人們相信冤死或橫死的孤魂,因心有不甘怨氣難消,容易形成厲鬼,故對於此類事件,常有所隱晦避而不談。直到80年代「大家樂」盛行,許多民眾會在半夜跑去小祠求明牌簽注,不少人因此發了橫財而酬神蓋廟,小祠的神祕色彩,才逐漸褪去,信仰也從避祟轉為求應。
台江流域信仰,大致以安中路劃分為二部分,東側,屬曾文溪舊水道,信仰以守護附近農田及人畜為主,大多位於庄外社皮處,常形成二庄或三庄共同祭祀,信仰的神話故事,大多以牛隻軟腳、機車拋錨、鐵牛仔故障等作祟事故為主;西側,位於嘉南大圳與鹽水溪間之河口三角洲,祠廟皆處於大片魚塭之中,庇佑進出漁民及過往人車,求應色彩較濃,與庄民間的關係也較密切,故香火不斷,且有固定祭祀日期。
民間傳說中,「無官階之神,不得入祀有門之大廟」,因此有應公廟多為俗稱「三片仔」之無門小祠,偶或有門也不繪門神,以免被擋駕在外,初期也沒有神像,用紅紙或紅綢布貼在牆上「僅書其名」而已。從最早的草寮、營厝到「三片仔」雙倒水到洗石子、磁磚、琉璃瓦的小廟,廟的形制隨地方的經濟資本而不斷擴充,有些甚至升格為地方的角頭廟,早晚有人供奉,與庶民生活更為貼近了,台江流域的這些小廟,在鄉人的香火祭拜後,多轉為守護地方居民的安定力量。

四、學員心得反思
以前行經有應公廟時,總是摒住呼吸快速通過,看都不敢看一眼,遑論入廟參觀追根溯源。透過老師的解說及實地訪查之後,現在出門看到小廟,都有進去一探究竟的衝動,甚至連「墓仔埔」也敢去。

這次流域信仰的田野調 查,我認識了許多聚落的舊地名,如:車流前、草尖、新圍、塔樓仔、北勢坪……等等。同時也發現台灣的河川,除了基隆河及淡水河之外,其餘大多以「溪」命名,台江流域內的小廟形制也大多為無門之「三片仔」,且多面向水域。
常跟台江民俗文化班同學打趣說:讀書時如果有這麼認真投入,早就拿到博士學位了。好幾次在廟口、在樹下聽耆老談笑風生,不但吸收許多寶貴的生活經驗,也因還原時空而頻頻喚起大家共同的記憶,他們眼中閃爍的光芒,是我最亮眼的成績單。(林淑惠)
關於自己生長的土地,我們永遠知道的不夠多。
舊地名為台江的安南區實屬於一片廣大又有著多元信仰的地方,然若非有一次次的外出訪查及深入探討,我們也許會將這些屬與這愧土地最珍貴的東西輕易遺忘,最後讓它消失在時間的河流中。
台江信仰中,有著許多與河川走向有關的重要訊息。本次討論的主題則集中在較不為人知的小廟與影響台江發展的重要河川的相互關係上。

這些小廟多在偏僻的環境,祭祀的信眾也多是周圍民眾,小廟建蓋的起因多半是當地有些怪異事件,居民為求平安而建蓋,後因六合彩、大家樂風靡一時,亦有過香火興旺的時光,然而那時小廟的神像流動性也很高,常常會被有心人「請」出去,或因各種原因被破壞或失蹤。
而在無人確定事實究竟如何發生的情況下,台江流域內小廟的信仰故事,多充滿著神秘氛圍,多數人對這些事採取避諱的態度,在這樣的狀態下,祭拜小廟的信眾是否會因時代變遷而減少呢?而人們祭拜的「神」又是否是原來的那一尊「神」呢?這些都令人感到十分好奇。
每次踏察,都能多了解到台江的另一面,受污染的台江,波光粼粼的台江,廣闊又富饒的台江,神秘又充滿人情味的台江……這塊土地的面貌,絕非一兩年就可以看遍,也絕非一兩天就能說完,真正走過,用自己的眼睛看過,用腦袋思考過,我們對自己居住的土地,才算是有了認識。
認識後,才敢大聲說出,自己是住在這的人,是台江人。(吳芝萱)

台江地區有許多的小廟,大部份的小廟都在溪流圳溝的附近。為什麼這些小廟大都在水邊呢?透過民間的小廟信仰,我們試著找尋兩者的關聯。
因為地區經濟作業的不同,這些小廟以安中路為界,以西多為作塭仔人在祭拜,以東則是作穡人在祭拜。每間小廟大多是二至三個庄頭的庄民在共同祭拜。1980年代大家樂時期,某些人到小廟藉助神秘的力量祈求明牌,接著便有某人因小廟明牌,而簽中發大財的傳聞,一時間全台原本是人跡罕至的小廟,因求明牌的人蜂湧而至,成了人聲鼎沸的地方,有些小廟因中奬人的酬謝,聽說有一整個月酬神戲不斷之風光,很多神明在這個時期有了金身,或者重建。但隨著大家樂的風潮不再,再則經濟形態由農、漁而工商,小廟也隨著不再如先前熱鬧。
台江民俗文化班同學們在茂成老師的帶領下,趕在農曆七月前走訪了十幾處的小廟,透過在地耆老的口述,和當地農漁民的轉述,記錄小廟的故事。由於早期民間對小廟的由來大多隠晦避談,大部份的答案都是只知道有小廟的存在,因一些的神秘經驗:早期的牛隻異狀、後來的農耕機故障,最新的是機車故障。經祭拜後一些異象就改善了,感其靈驗,居民就會定期前往祭拜。至於興建原由多已不知所以,或者不完整;有的則是採訪不同的人,講述的內容卻迥然不同;有的好像是兩間小廟相近,故事雷同而混為一談。
以故事完整性和流域最密切的應該是海尾的淵海佛祖了,淵海佛祖因水災坐摔桶逃難到本淵寮和海尾附近遇難後受人祭拜,現今仍是兩庄民在輪流祭拜。(陳明芬)

 


:::

台灣即時空氣質量指數(AQI)

Tainan的即時空氣品質
2020年07月17日 01時09分
30
空氣質量令人滿意,基本無空氣污染
各類人群可正常活動

書籍目錄

展開 | 闔起